首页江西国内国外房产教育旅游美食汽车体育房产旅游
您当前的位置 : 江南都市网 >> 江西新闻

赣州农村小伙变身小提琴工匠

2018年05月14日 10:20 来源 编辑:江南小编

  割伤手也坚持雕琢 成为全国少有的全能提琴师

    打开销售局面 作品远销日韩

  文张杰、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张瑞颖

  赣州赣县田村镇有一个小提琴制作师,名叫吴兴棒,他制作的高级小提琴不仅卖到了我国“珠三角”和台湾等地,还远销日韩。前不久,吴兴棒带着他的30支小提琴,在广州参加广州乐器展览会。昨日,他向记者讲述了他从农村小伙变身小提琴工匠的故事。

  “我是地道的赣州人,从事提琴制作25年了,去年才把苏州提琴制作室搬回家乡发展。”他说。

  割伤手也坚持雕琢 成为全国少有的全能提琴师

  吴兴棒今年42岁,是赣县区田村镇白石村人。1993年,17岁的吴兴棒和一批同龄人怀揣脱贫梦想坐上了南下的火车,去往广州务工。“本来想学制衣,可没通过面试,当时打击也挺大的,现在想想反而是好事。”后来,吴兴棒在亲戚的介绍下进了广州格利蒙那提琴有限公司,成了一名学徒工,开始了提琴制作的生涯。

  之前,吴兴棒完全没接触过小提琴,听都很少听到,更别说制作了。“一开始就是做苦力,光是整理道具就整理了两个月。”吴兴棒回忆,当时他年纪小,手上力气不够,摒不住刀,经常割伤手,鲜血直流,疼得很。但他并没放弃,他羡慕那些小提琴师,羡慕他们道具下的精美作品。在吴兴棒的反复努力下,功夫不负有心人,学了7个月,他勉强能做成像样的一把白身小提琴。渐渐,他也成了一名提琴制作师。

  2004年,吴兴棒只身来到苏州强生琴弓乐器有限公司,并认识了提琴制作家、琴弓制作家、古琴修复鉴定家刘国正。他一路跟随刘国正来到上海,拜师学艺,从一名学徒工做起。刘国正被这位年轻人的执著打动了,同意收他为徒。在刘国正的传授下,吴兴棒学习了仿古琴制作与修复老琴,以及油漆、装配提琴的全套技术,成了一名全能的提琴制作师傅。

  而在国内,这种全能提琴师傅还是很稀缺的,熟知白身琴制作、油漆装配等技术,完成高级提琴制作的人不多,会古琴修复、拉点琴调音的更是少之又少。吴兴棒硬是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从一个农村小伙子变成一位提琴制造师。

  把工作室搬回老家 弘扬工匠精神

  2008年正月初,吴兴棒另立门户,在苏州郊区成立了吴氏提琴制作室,专门制作中高档提琴。“当时就想把工作室开回家,骨子流的还是江西人的血,但没资源,没订单。”吴兴棒坦言,在外漂泊的游子,再怎么成功也是无根浮萍,心里想的还是老家。

  一开始,吴兴棒创业并不顺利,“回家”的计划变得遥不可及。“两年亏了十几万元。”吴兴棒说,刚开工作室并没有这方面的资源和人脉,再好的小提琴也不可能让大家短时间内认可你。静下心来分析原因后,决定经常出去交流,不能闭门做琴,琴要做好,销售也要到位。

  后来,吴兴棒的小提琴制作和销售渐入佳境,连国外的一些乐器经销商都与他签约。事业越来越红火,吴兴棒返乡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有了稳定的外销渠道后,在互联网时代,我的工作室放在苏州还是赣州,几乎没有差别。”2017年年初,吴兴棒索性雇来一辆卡车,把自己的工作室整体从苏州搬到了赣县城区。

  25年如一日周末都很少休息

  吴兴棒提琴制作室摆满各种制作工具和小提琴、大提琴,这个从事了25年小提琴制作的工匠表示,在工作室工作的时间比在家里休息的时间还多,经常是拿起工具连续工作5小时,饭也不吃,水也不喝,手上磨出了厚厚的老茧。“越来越喜欢,越来越沉迷,越来越觉得自己需要学的还有很多。”为了小提琴制作,培养音乐“细胞”,吴兴棒还自学乐理知识和提琴演奏。 “雕刻出琴的外形并不太难,难的是要赋予它内在的气质和独特的音色。”吴兴棒介绍,提琴是精致的木质乐器,需要的是顶尖传统手艺,在工艺上,提琴几乎每个部件都需要手工打磨,形状、厚度的一点点改变都会对最终的音色产生影响。虽然现在的工作室在闹市区,但吴兴棒从来不觉得会被打扰,关于提琴制作的书籍摆满了柜子,有一颗匠心的他也有一颗求知的心。“乐器是有灵性的,提琴制作除了手艺,还要心意,需要你用心用情去疼、去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