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江西国内国外房产教育旅游美食汽车体育房产旅游
您当前的位置 : 江南都市网 >> 江西新闻

刚上网约车即下车,遇连环车祸该怎么理赔?

2018年04月09日 09:15 来源江南都市报 编辑:江南小编

  文/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何柳斌

  通过网络平台预约一辆“快车”,上车后发生车牌不对,随即下车。打开车门的一瞬间引发一人受伤、三车损坏的事故。面对数万元的赔偿,到底该怎么赔?保险公司是否需要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日前,经过二审,法院对这起离奇案件进行了宣判。

  事件

  男子刚上网约车即下车,开车门后发生事故

  事情发生在2016年11月6日10时许,赣州中年男子胡某通过网络平台预约了一辆“快车”。

  “快车”车主何某是一名“80后”,即将结婚。他驾驶机动车在非机动车道内临时停车。胡某上车后,以车牌不对为由,打开车门下车,不料发生事故。

  打开的车门与刘某驾驶的电动车发生碰撞。电动车在失控倒地过程中,又与赖某停在路边停车线内的小轿车发生碰撞。至此,造成了刘某及三车不同程度损坏。

  经医院诊断,刘某患脊髓震荡,腰椎体急性压缩性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双侧多发肋骨陈旧性骨折,双上肺肺大泡。刘某住院41天,花费3.7万余元。经鉴定,刘某为十级伤残。事后,刘某向胡某、何某提出了数万元的赔偿要求。

  交警部门出具了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何某、胡某承担此事故的同等责任,刘谋、赖某不承担责任。经查,何某驾驶的肇事车辆投保了交强险和50万元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赖某的车辆投保了交强险。

  争议

  给肇事车辆承保的保险公司是否应该担责?

  该案的争议焦点是刘某的肇事车辆所投保的保险公司,是否需要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保险公司方面辩称,根据被保险车辆的用途,将其分为家庭自用和营运车辆两种,营运车辆的保费接近家庭自用的两倍。理由是营运的服务对象是不特定的人,使用频率也更高,相应的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也更大。以家庭自用名义投保的车辆,从事营运活动,车辆的风险会显著增加,投保人应当及时通知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可以增加保费或者解除合同并返还保费。如投保人未通知保险公司,而要求保险公司赔偿营运造成的事故损失,显失公平,故法院应该认定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内不负赔偿责任。

  在庭审时,保险公司还提供了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的判例。在该案中,法院认定钱某开网约车接活属于营运行为,没有及时通知保险公司更改保险种类,保险公司拒赔商业险获支持。

  辩护

  究竟属于网约车营运还是个人小轿车合乘?

  庭审时,肇事车辆车主刘某的辩护人指出,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之规定,把巡游出租车和网约出租车才规定为营运出租车,私人小客车合乘并不是营运行力。

  《指导意见》第十条明确规定:“规范私人小客车合乘、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是由合乘服务者发布出行信息,出行路线相同的人选择乘坐合乘服务者提供的小客车、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私人小客车合乘有利于缓解交通拥堵和减少空气污染,城市人民政府应鼓励并规范其发展,制定相应规定,明确合乘服务提供者、合乘者及合乘信息服务平台等三方的权利和义务。”

  辩护人指出,据此可以认为合乘行为是国家政策允许的,目前,我国法律法规并没有禁止私家车在打车平台的合乘行为,也未规定私家车在滴滴打车平台进行合乘是营运行为。

  “刘某有固定的单位,当天是请假回老家接父母,只是想顺道栽个人,分摊一点油费。这种行为属于合乘行为,不属于网约车的营运行为。”刘某的辩护人说。

  疑问

  刚上车即下车引发事故,是否于营运中发生的交通事故

  刘某的辩护人称,根据《交通事故认定书》确定的事实是胡某上车到副驾驶室后,以车牌不对打开车门下车,这正好说明两人之间还没有形成有效的合乘合同关系,有效的合乘合同关系是合乘者上车确认车牌无误后,车主再手机确认,开始计费和行驶,送合乘者到目的地。

  在该案中,胡某以车牌不对已下车,说明胡某已经作出放弃乘车的行为,因此何某没有提供服务。参照旅客运输合同法律关系,放客购票上车或旅客上车购票,承运人把旅客安全运送到目的地。胡某既没有付款,何某也没有开车把胡某送到目的地,因此何某的行为不是营运行为,何某的行为也不会显著增加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

  根据规定,刘某的私家车不需要投保营运性的交强险和商业险,此事故不属于营运中发生的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应当在商业三者险中予以赔偿。

  肇事车主刘某的辩护人还表示,保险公司向法庭提交的案例是网约车在运输途中与他人发生交通事故,而本案发生事故时车辆是在静止状态。

  二审

  何某的行为使被保险车辆危险程度显著增加,应算网约车

  一审、二审法院都认为,该案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争议焦点是保险公司是否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保险法》第五十二条规定“在合同有效期内,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被保险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及时通知保险人,保险人可以按照合同约定增加保险费或者解除合同……,被保险人未履行前款规定的通知义务的,因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而发生的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担赔偿保险金的责任。”

  在该案中,胡某通过打车软件发布订单,何某通过打车软件接受网约车订单。何某有收取费用的意图,且所载乘客与其没有特定关系,符合营运的特征。虽然之后胡某取消订单,但并不能否认何某从事营运活动的行为。何某的营运行为使被保险车辆危险程度显著增加。

  而保险公司根据被保险车辆的用途分为家庭自用和营运车辆两种,以家庭自用名义投保的车辆,从事营运活动,车辆的风险会显著增加,投保人应当及时通知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可以增加保费或者解除合同并返还保费,投保人未通知保险公司而要求保险公司赔偿营运造成的事故损失,显失公平。

  二审法院认为,一审认定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不承担赔偿责任,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以维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