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江西国内国外房产教育旅游美食汽车体育房产旅游
您当前的位置 : 江南都市网 >> 江西新闻

全省扫黑除恶 宜春公开宣判一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2018年02月06日 10:27 来源江南都市报 编辑:江南小编

  江南都市报讯 全媒体记者叶伟: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在高安市新街镇及陶瓷基地一带有组织地多次实施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开设赌场、非法拘禁、故意毁坏财物、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歹,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群众。2月5日,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宜春中院)依法对欧阳文明等涉黑案作出二审判决,判处欧阳文明有期徒刑十五年,处没收财产十万元,处罚金十一万六千元,并处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对刘九根等5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至四年六个月,并处剥夺政治权利及罚金。对其他9人维持原判。

  浙江打工回高安决定“打罗”

  高安市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20日对高安这一涉黑组织作出一审刑事判决。

  据高安法院判决书认定,从2009年至2015年年底,通过多年的发展、演变,在高安市新街镇及陶瓷基地一带形成了一个以被告人欧阳文明为组织、领导者,以被告人刘九根为领导者,以被告人吴家刚、陈子祥、陈新义、陈荣葱为积极参加者,以被告人黄科、欧阳清明、江小云、罗俊涛、付建、黄龙、刘德锟、肖佳明、王鲁峰等人为其他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以暴力、威胁等手段,依托手中的枪支,有组织地多次实施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开设赌场、非法拘禁、故意毁坏财物、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群众。同时该组织通过强大的控制力,垄断、控制高安市新街镇及陶瓷基地一带的赌场,攫取了较大的经济利益,并以此经济基础为依托,支持该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和组织成员的生存发展。该组织在高安市新街镇及陶瓷基地已形成非法控制和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法院一审查明,该组织以欧阳文明为组织、领导者,以被告人刘九根为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人数较多,组织结构较稳定,有比较明确的层级和组织分工。

  2009年,欧阳文明与同村欧阳某华、欧阳某龙从浙江打工回到高安,即表示要到高安去“打罗”(指混社会)赚钱。经周某涛介绍,三人在高安城区跟着张某红混社会。在短短的十几天接触后,欧阳文明认为跟着张某红没有出路,赚不到钱,即开始脱离张某红等人,跟着樟树的刘某混社会。在樟树深得刘某的信任,帮其管理赌场。在樟树立住脚后,欧阳文明即开始招揽同乡欧阳某华、欧阳某龙、何某海、刘九根等人为“马仔”,替其办事,听其指挥。欧阳文明同时向其手下成员灌输在混社会时打架要恶,要么被人家打残,要么将别人打伤去坐牢,打出名声才好赚社会上的钱的理念。

  2010年上半年,欧阳文明组织其团伙成员依托手中的枪支,开始插手樟树街面上的纠纷,先后将竞争对手吴某、张某砍成轻伤;插手民间纠纷,殴打和恐吓村民胡某;插手经济领域,以拖运瓷土纠纷为立脚点,打响“新街第一枪”(2010.4 .28欧阳文明枪击贾家村民案为新街镇第一枪案);之后在2010年下半年至2011年上半年通过一系列的持枪寻衅滋事案件强势打压高安市新街镇上“混社会”名声较大的贾某,奠定其组织团伙在社会上的强势地位,并开始将发展重心转移至高安市新街镇和陶瓷基地一带。至此,欧阳文明脱离刘某独立生存,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已初具雏形。

  落网时已形成犯罪组织

  一审法院查明,随着组织声望的进一步加强,经济基础的上升,吴家刚、陈子祥、陈荣葱、江小云相继在2011~2012年被欧阳文明组织吸收,认欧阳文明为老大。

  期间,欧阳某华因吸毒被欧阳文明排挤出组织,欧阳某龙因家庭原因逐渐淡出。

  至2012年10月12日欧阳文明被公安机关抓获,该组织已经初步形成了以欧阳文明为首,刘九根、吴家刚、陈子祥、陈荣葱、江小云为成员的犯罪组织。

  据介绍,为使组织继续发展,欧阳文明在坐牢服刑期间,特意安排吴家刚跟着在樟树混社会的王强,安排陈荣葱跟着杨某生存。陈子祥则继续留在新街镇发展,并发展了新组织成员陈新义、黄科、张某华、刘德锟。

  期间,陈子祥还专程安排上述四人到监狱会见欧阳文明。同时,欧阳文明还利用其影响力控制新街镇的贾某锋和黄某,组织强势在新街镇进一步加强,组织成员进一步增多。

  2015年6月18日,欧阳文明、刘九根同日从赣西监狱高调出狱。

  组织成员燃放烟花爆竹,豪车接送并大摆筵席,向社会宣告其强势回归。

  欧阳文明于当晚在酒店接见组织成员吴家刚、陈子祥、陈荣葱、黄科、刘德锟和张某华、张某军等人,并表示会带着大家一起赚钱。

  之后,该组织进入高速发展期。吴家刚、陈荣葱、江小云三人继续在该组织发展;刘九根发展罗俊涛、肖佳明、王鲁峰为小弟;陈新义发展付建为小弟;欧阳某明经欧阳文明许可带着“小弟”黄某加入该组织。该组织安排成员在新街镇一酒店、瓷城出租房统一吃住,相继实施开设赌场、聚众斗殴、寻衅滋事、非法拘禁等有组织性犯罪活动及相关组织活动。如组织成员有序参与欧阳文明丈母娘出殡事件;统一在“公司”上香参拜关公像等。2015年11月,该组织联合丰城熊某军、樟树何某等团伙意图控制樟树市混凝土市场时,因该组织人数众多,欧阳文明被推举为指挥者。

  据称,该组织在形成发展及违法犯罪过程中,形成了组织行为潜规则:不准组织成员吸毒;不准组织成员参与赌博;在实施打架斗殴等违法犯罪中,统一戴口罩、头套、持对讲机行动,每次行动基本上都携带枪支;组织有事必须联系得上,找得到人;出去办完事后不能随便议论;组织成员除了刘九根之外,其他人不能主动联系欧阳文明;每次行动听从带队人员的指挥;上面的人谈事情,下面的人不要去打听等。同时,欧阳文明于2015年8月还向组织成员许诺:组织对为组织而坐牢的成员奖励,除每月2000元固定的生活费用外,释放后另有补助;组织在开设赌场时为去坐牢成员留百分之十的股份;若组织发展得好,组织成员将有丰厚的回报。

  开赌场等获取经济利益

  2011年,欧阳文明依托组织的强势,和黄某梅合伙在樟树市江东民居旁的水果批发市场开设赌场,安排刘九根、吴家刚在赌场内做事,同时将赌场内的收入用于组织成员吃住和租房。

  2011年11月,欧阳文明强行介入新街镇贾某锋、杨某梅赌场,并安排吴家刚在赌场内监督,两天非法获利2万元。

  与此同时,发展组织成员陈子祥、张亚军、陈荣葱等人,并在樟树市大路口租房给组织成员统一吃住。

  2013年~2014年,欧阳文明在狱中通过组织的影响力控制新街镇黄某,要求其带组织骨干成员陈子祥开设赌场。

  之后陈子祥和黄某合伙开设赌场,并安排组织成员黄科在赌场内抽钱,非法获利2.5万元。同时,欧阳文明还通过其影响力控制新街镇贾某锋的赌场,要求其每天付3000元给其手下陈子祥、吴家刚等人活命,以维系组织生存和发展,贾某锋迫不得已付2万元给该组织。

  2015年6月18日,欧阳文明从狱中释放后,便大肆在新街镇和陶瓷基地开设赌场,组织成员为赌场望风和看护赌场,每人得300~1000元不等的工资,组织成员全部安排在新街一品居酒店统一吃住,所需费用由欧阳文明买单。

  欧阳文明向组织成员灌输控制新街和陶瓷基地一带赌场的理念,提出大的赌场插股,小的赌场合作,否则就打砸掉,要求组织成员到新街和陶瓷基地一带查找,一旦发现赌场就向他或刘九根汇报。

  自此,欧阳文明团伙逐步控制新街镇邓某平赌场和陶瓷基地李某赌场,并安排黄建国和吴昌辉分别在以上两个赌场抽钱,前后抽头获利40余万元。欧阳文明通过黄建国和吴昌辉将抽取的钱通过无卡存款方式存入其账户,获利17.96万元。同时,欧阳文明安排组织成员统一吃住在李某赌场上的三楼,组织成员所需费用全部来源于李某赌场的收益。

  2015年11月,为了垄断樟树市混凝土市场攫取更大的经济利益,该组织联合丰城熊某军、樟树何某团伙先后三次持刀、枪打砸高安市一混凝土搅拌车、对司机进行殴打,后公安机关对该团伙进行打击。

  欧阳文明为逃避打击,先后在樟树市和新余市租房给组织成员统一吃住,费用全部由欧阳文明负责。

  此外,2015年10月,组织成员陈新义、付建利用组织的影响力,强征瓷城喻家一带地下按摩店的保护费6000元,并要求每家按摩店每月支付2000元。

  为了维系组织的生存和发展,该组织将非法聚敛的钱财部分用于为组织成员提供工资,租房、吃住及支付组织成员坐牢时的开支;部分用于支付作案经费及赔偿受害人损失、医疗费用;部分用于购买作案工具和车辆加油等。

  手中有枪争强斗狠为非作恶

  据介绍,该组织为在新街镇、樟树市等地确立强势地位,谋取非法经济利益,依托手中的枪支,采取暴力、威胁手段,多次在公开场合有组织的实施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故意损毁财物、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共作案30余起,其中涉枪案件9起,造成轻伤6人,轻微伤多人,损毁车辆8辆,砸损店面近10家。

  法院认定,暴力性、胁迫性在该犯罪组织中体现得尤为明显。众多有影响的案件都是在欧阳文明直接组织、策划、指挥、参与下实施,从而达到争夺势力范围、打压竞争对手、确立组织强势地位,造成重大影响后谋取非法经济利益的目的。为了让组织成员熟练使用枪支,欧阳文明还亲自示范,教组织成员使用枪支。尤为恶劣的是,该组织联合丰城熊某军、樟树何某团伙在实施打砸某搅拌车时,作案人员均头戴头套、口罩;手持枪支、砍刀。

  法院认定,该组织通过多次有组织的实施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故意毁坏财物、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活动,对新街镇及陶瓷基地一带生产、生活、经营的群众形成心理强制和威慑,致使合法利益受损的群众不敢报案(如黄某被非法拘禁案)、不敢做法医鉴定(如谌某被殴打案)、放弃正当生意(如刘某放弃瓷城吊机生意)、违背意愿接受调解(如邓某被寻衅滋事案)。从事地下麻将馆、按摩店的业主和参与赌博的违法人员更是敢怒不敢言,王某店被砸后只有被迫请欧阳文明、陈新义吃饭,希望放其一马,结果该组织还是多次打砸其麻将馆;游某和谌某合伙在瓷城开按摩店,开张时游某特意通过朋友找到欧阳文明来捧场,希望得到欧阳文明的关照,结果最后还是被组织成员陈新义强征保护费。

  法院查明,该组织对新街和陶瓷基地一带的地下赌场和按摩店已形成了非法控制和重大影响。2015年6月,欧阳文明、刘九根释放后至2015年10月,该组织对新街和陶瓷基地一带的地下赌场已完全控制,获取的利益源源不断的流向组织。同时,该组织成员陈新义在欧阳文明、刘九根的默许下,采取谈入股和打砸相结合的方式,强征三家地下按摩店的保护费,并安排付建给每家按摩店发银行卡号,对新街喻家一带的按摩店实施控制。2015年11月份,欧阳文明为攫取更多的经济利益,指使组织成员联合丰城熊某军、樟树何某团伙,依托手中的枪支,采取暴力手段意图控制、垄断樟树市的混凝土市场,后因公安机关及时重拳打击才未能得逞。

  欧阳文明数罪并罚获刑15年

  “敲诈勒索事实、非法拘禁事实、寻衅滋事事实、故意伤害事实、聚众斗殴事实……”一审判决书中,还查明多项犯罪事实。

  据介绍,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欧阳文明等10人提出上诉。

  在二审判决书中记载,欧阳文明及其辩护人上诉提出:关于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证据不足,本组织不具备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性、经济性特征,最多称得上是恶势力……请求二审对原审判决予以改判,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而刘九根及其辩护人上诉提出:原审判决量刑畸重。

  宜春中院经审理查明: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和证据一致。在本院二审审理期间,上诉人欧阳文明、刘九根、陈新义、吴家刚、陈荣葱、陈子祥、罗俊涛、黄科、刘德锟、王鲁峰没有提交新证据。经审查,一审判决书上列举的各项证据来源及形式合法。证据内容具有客观性,证据与证据之间、证据与事实之间具有关联性,能够证明案件事实且相互印证,并经一审法院依法开庭质证属实,本院均予以确认。

  宜春中院认为,欧阳文明组织、领导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的多次实施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敲诈勒索、非法拘禁、开设赌场、故意毁坏财物等违法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欧阳文明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开设赌场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欧阳文明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活动中起组织、领导作用,系首要分子,应对该组织全部罪行承担责任。欧阳文明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满释放后未满五年,又犯应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属累犯,应从重处罚;欧阳文明一人犯有数罪,应数罪并罚。 法院终审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开设赌场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数罪并罚,判处上诉人欧阳文明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十万元,并处罚金十一万六千元,并处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对刘九根等5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至四年六个月,并处剥夺政治权利及罚金。对其他9人维持原判。